法甲

天骄狂尊 第一百二十七章:尝毒

2020-01-18 10:24: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骄狂尊 第一百二十七章:尝毒

“你说这石门是里面的人关上的?难道里面还有活人?”逍遥子双眼快速眨动了几下,突然双眼圆睁,盯着玲儿小仙医的双眼道。

“哪有什么活人啊?是里面的人关上石门之后,就死在了里面……”玲儿小仙医对逍遥子的不开窍感到很恼火,大声嚷道。

“哦……!”逍遥子总算明白了过来,“你早点说明白,也不需要耽搁这么多时间……”

“明白了又怎样?你难道有把握破这石门?”玲儿小仙医没好气地道。

“我虽然不能破这石门,却有把握将这石门打开!”逍遥子不紧不慢地说道。

“吹!接着吹!”玲儿小仙医瞄了逍遥子一眼,“吹牛的人我见多了,却没有哪个像你这般会吹。不破门?我问你,怎么进里面去取消门栓?不取门栓,又怎么能够开门?”

“我问你,这石头在五行之中是不是属土?”

逍遥子没有理会玲儿小仙医的提问,而是向玲儿小仙医提出了让她感觉一头雾水的问题。

“嗯!石头确实属土。”满头雾水的玲儿小仙医点头承认道,“可这与打开石门有什么关系啊?”

诡异地笑了一下,逍遥子没有再理会玲儿小仙医,而是一头向石门上撞了去。

“你不要命了?”玲儿小仙医伸手向逍遥子的胳膊抓去,向阻止逍遥子撞向石门,“你不要命也不要在玲儿面前寻短见啊!咦……”

逍遥子甩开玲儿小仙医抓来的手,身子和头已然撞在了石门之上,这时奇迹出现了,并没有如玲儿小仙医担心的那般**迸裂,而是逍遥子的身躯突然不见,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

“向当当!向当当!”玲儿小仙医感觉不可思议,却又关心着逍遥子的情况,便急声地呼喊道。

“我在里面!”逍遥子的声音从石头缝里传进了玲儿小仙医的耳朵内,“已经里面了。呵,这里面好大!好亮堂!好像另外一重天地啊!”

仔细听了一会逍遥子的声音,这才确定逍遥子已经进了石门的另一面,便兴奋地道:“我听到了,你却实已经到了里面!当当,快给玲儿开门啊!听你说得那么好,玲儿心动了。”

“哐啷”“嘎嘎嘎”

石门缓缓开启,一道更加靓丽的光芒从里面射出,还伴随着一股浓浓的仙雾一般从门缝中窜出。

逍遥子那灿烂的笑容和那单薄的身躯也缓缓地出现在了门缝里,随着门缝的扩大,玲儿小仙医惊喜地看到了逍遥子的全身,不由得高兴地道:“当当,你是怎么做到的啊?简直神了!”

“嘿嘿,没有什么。就那土遁术而已!”逍遥子说得很轻巧。

“就土遁术而已?当当,你也太谦虚了吧?”石门大开,玲儿小仙医信步走了进去,双眼一边扫看大厅的情况,一边对逍遥子说道。

这个大厅比石洞大多了,几颗巨大的夜光碧玉将大厅内照得犹如白昼,里面热气腾腾,自然是对面那龙壁上的一颗龙头口中喷出的水,冒着热气,那水流显然是一道温泉。在龙头的下方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池,池边栽满了各种稀有药材鲜花,水流沿着小池缓缓流向洞壁的一道石缝之中。

“灵灵波云草、雪兰果、大红黄花、深蓝果、并蒂开心莲、zǐ菱浓云草、凝香草……小子,你发了!都是栽种的名贵药材啊!”毒枭娘的声音突然在心中响起,“特别是那深蓝果,那东西可是你吞噬白莲并蒂火必备之物喔!”

记住了毒枭娘的话,向池边瞄了一眼那棵长有一个拳头大小深蓝色果子的奇异小树,逍遥子强压心中的喜悦,只当装着没有在意那些花花草草,将目光投向了石壁右侧,自然是引导身旁女子的注意力,并惊呼道:“哇!那石台上好多的坛坛罐罐啊!”

在石龙壁的右侧,是一巨大石台,花纹雕刻精致,其上放满了许多的坛坛罐罐,还有一个药鼎。

缓步走到石台前,一股药香中夹杂着发霉的气息,不断地涌向两人的鼻孔内,有种让人着呕的感觉。

“这些应该就是毒药吧?”逍遥子嗅过墨黑玉液的气味,一下就断定出了这样的结果,试着问身边的玲儿小仙医。

“这些还不是一般的毒药,都是些剧毒药物。”玲儿小仙医接过逍遥子的话题,一双眼睛却欣喜地仔细扫看着石台上的坛坛罐罐,在药鼎的右侧停了下来,接着迈着莲步,来到一个白玉坛的前面,欣喜地道,“哇,还有凝香粉呢!”并伸出手指在白玉坛中轻轻一粘,迅速放进了那樱桃小嘴之中。

“凝香粉是一种什么东西?难道不是毒药吗?”逍遥子看着玲儿小仙医的举动,好奇地问道,随即也伸出手指,伸向那白玉坛,“看你吃得津津有味,我也尝尝,什么味道?”

“想把小命交到这里,你就尝去!”逍遥子的心中突然想起了毒枭娘的声音。

逍遥子伸出的手指僵在了距离白玉坛一寸远的空中,别头尴尬地看着身边的玲儿小仙医:“我看,还是算了吧!不尝了!嘿嘿!”

“你尝了,准没命!”玲儿小仙医怨地道,“这可是这大厅内最毒最毒的毒药。我能尝,你却不能尝。这就是身体体质不一样的缘故。”

“好险!”吓了一身冷汗,逍遥子伸了伸舌头,暗自庆幸道,“多亏师父的当头棒喝,否则我这条小命就玩完了!”

“你不知道,这种凝香粉却实是能够让人身体内发出香味,但也有剧毒,中毒之人死后的色泽会跟生前一模一样,就好像是睡着了一般。”玲儿小仙医接着又道,“一般都用于毒害那些女人,让她们死后有一个好的形象。”

“这毒药的毒性有墨黑玉液那么厉害吗?”逍遥子感兴趣地问道。

“这倒是不能比。据我所知,那墨黑玉液乃是毒中之王,沾之即死,但对我这种好毒之人来说,那可就是至宝了!只可惜……”玲儿小仙医说到这里,显得很遗憾,“只可惜……本姑娘只是听闻过墨黑玉液之名,却从未见过……”

博爱曙光口腔烤瓷牙
长春看牛皮癣需要花多少钱
贵阳白癜风医院
泉州癫痫病
中山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