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张立国艺术研讨会新闻发布

2019-09-20 09:03: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张立国艺术研讨会 发布

  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批准,由中国美术馆主办,中国美术家协会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协办的“张立国艺术研讨会”将于2015年6月17日上午9时在中国美术馆7楼报告厅举行。研讨会首先由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协副主席吴为山先生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张敢先生致辞。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着名艺术评论家邵大箴先生,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主任朱青生先生,美国匹兹堡大学艺术史系终身教授高名潞先生,中国美术馆学术部主任张晴先生,中国国家画院《中国公共艺术年鉴》主编、着名建筑与艺术评论家王明贤先生,美国俄亥俄州肯尼恩文理学院美术史系教授周彦先生,首都师范大学教授、着名哲学家汪民安先生,中国美协《美术》杂志执行主编、着名艺术评论家尚辉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端廷先生,北京服装学院教授、着名艺术家赵云川先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着名艺术家陈辉先生,中央美院教授、着名艺术家王玉平先生,广州美术学院教授、着名设计师刘杰先生,以及来自国内外艺术研究领域的学者、策展人及文化研究者等嘉宾莅临会场,就张立国先生艺术作品的学术探索和艺术史价值进行深入研讨。研讨会由邵大箴先生、朱青生先生、高名潞先生、王明贤先生和赵云川先生共同主持。

  研讨会上首先放映张立国先生的个人纪录片,回顾张立国先生艺术生涯的各个时期,展现其独特的中国经典现代主义绘画的形成过程。研讨会分为4个不同的议题分别展开。具体是:第一场“张立国艺术实践与中国绘画观念的演变”,第二场“山水主题与抽象浪漫主义”,第三场“影子主题与现代性”,第四场“张立国艺术教育实践与中国艺术学院教学的演变”。

  张立国作为中国经典现代主义绘画大师,其绘画艺术创作呈现为5个时期:[1]超越写实的美术1950年代-1977年;[2]解放的美术年;[3]自律的绘画年;[4]日常的艺术;[5]新美学。这五个不同的时期既具有各自不同的鲜明的时代风格,同时也具有强烈的连续性的艺术家个人特征。这五个时期既体现了艺术家个人艺术思考与创作风格的演变,同时也展现了新中国现代绘画的各个主要时期的发展历程。此次研讨会不仅对于艺术家本人去世后的回顾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对于研究中国现代绘画的形成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张立国在其绘画创作中坚持独立的探索,始终坚持独立的个人价值,将中国文化与西方现代绘画相融合,自然的形成了具有个人风格的中国现代主义绘画。实际上,他始终没有放弃思考与探索,不断地将绘画艺术的自律性,中西美学的文化传统与艺术家个人的日常生活结合在一起,创作出跨越时代的作品。张立国的作品罕见的跨越了新中国美术发展的各个历史时期,创造了个人风格的经典中国现代主义绘画。实际上现代化成为这一代艺术家的宿命。张立国的中国经典现代主义绘画的形成与发展,对于理解中国当代艺术和整个新中国艺术发展史都有帮助意义。

  张立国(1939年-2014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老教授协会文化艺术专业委员会委员。196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从1979年起任教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从1960年代起,张立国的绘画作品大量参加国内外的各种展览,并多次被选入全国美展。如,1964年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第4届全国美展;1979年参加在北海公园展出的北京美协画展;1985年参加在日本宫崎综合博物馆展出的中日友好现代美术展;1986年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当代油画展》;1987年参加上海举办的第一届《中国油画展》;1990年张立国在北京欧美同学会举办个人画展。2002年在德国卡塞尔的施菲尔特皇宫举办张立国个人画展;2004年在德国柏林的鲁道尔夫画廊举办张立国个人画展;2008年在德国魏玛市政厅美术馆举办“宁静的力量-张立国画展”。2010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张立国绘画大展”。此外,作为学者型艺术家的张立国还发表了许多论文,如《抽象,科学,艺术, 文明》,《不可避免的选择》,《世纪末的兴奋》,《科学在我心中也是艺术》等,并着有专着:《绘画色彩观念演变》。

  相关评论:

  在精神意趣上,他追求一种理想、肃穆的“天长地久”的气氛。在他那辈画家中,他是少数能超出风格形式之外在题材立意方面追求某种“形而上”哲学意味的画家。 高名潞(艺术批评家及策展人,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艺术史系教授)

  张立国已入古稀,属以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为圭臬的教育环境中成长起来的那一代艺术家。那代人,由于艺术生命生长的关键时期处于半封闭的文化环境中,艺术营养严重不良,艺术发育严重障碍,因此,当国门打开现代艺术大潮涌起时,其处境大都尴尬,只有少数人顺利完成了艺术的现代转型,张立国便是其中一位具有代表性的油画家。

  刘骁纯(艺术批评家)

  张立国始终站在探索的前沿。在中国和西方,哲学和艺术,音乐及绘画的交汇点上,张立国以自己的语言方式构建了具有现代意味的绘画风格。在哲学与音乐之间穿行。他所创作的作品,是我们探究中国艺术现代性的一个很具学术价值的文本。

  梁 江(前中国美术馆副馆长、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博士生导师)

  对张立国教授,我印象最深的有三点:他是画家中的思想者;他的艺术特立独行;在中国的现代主义艺术运动中,他的“现代主义”不是舶来品,而是自觉的需要。

  杭 间(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张立国是一位具有独立思想的学者型艺术家,儒雅的外表下“潜伏”着叛逆的现代意识。他在特殊的年代里研究现代主义绘画,经多年探索寻找到自身的美学叙事逻辑和发展脉络,是1980年以来中国现代艺术发展史上不容忽视的重要画家。从80年代到今天,张立国始终站在探索的前沿,创作了大量具有学术价值的作品,成为现代主义学院派的杰出代表人物。

  王明贤(艺术史学家,批评家和策展人)

  张立国创造的是一个繁复的绘画世界,这个绘画世界力图将画画本身凸显出来,将画画的复杂感受凸显出来。绘画不是要画出什么历史,而是要画出绘画的诸种语言。张立国持续了数十年的绘画形式主义探索,是一个激进的然而也是一个寂静的形式革命。

  汪民安(哲学家,艺术批评家)

  主要展览及活动:

  1954年-1957年 在哈尔滨六中初中阶段任学校学生美术活动小组的组长

  曾为学校画油画:罗蒙诺索夫,门捷列夫,巴甫洛夫等科学家肖像画

  1957年 在北京五十六中举办个人画展

  1957年 书法作品《兰亭序》,经学校推荐,赴日本参展

  1958年 绘画创作《降龙伏虎》一画被苏联苏里科夫美术学院收藏

  1964年 油画《打麦场上》被选入全国美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1965年 油画《广阔天地》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生作品展

  1967年 参加毛主席诗词交响乐舞台布景设计

  1968年 为鲁迅博物馆创作油画《鲁迅在北大》,被鲁迅博物馆收藏,北京

  1979年 参加第四届全运会团体操背景画设计,北京工人体育馆

  1979年 参加北京美协画展,油画《深夜的灯光》,在北海公园展出

  1979年 张立国、官其格、袁浩三人作品展,多幅油画在紫竹园公园展出

  1982年 编写三本讲义: ①大自然的美妙和我们的想象②绘画的色彩③形态观念的演变

  1983年 中央美院附中校庆展,油画《火太阳人》

  1985年 中日友好现代美术展,宫崎县立综合博物馆,宫崎县

  1985年 应约参加中国黄山油画讨论会,黄山

  1985年 油画《童年》、《胡同》,参加在日本举办的《日中现代美术展》,在东京、神户、宫崎、扎幌巡回展出

  1986年 油画《升起——安宁的曙光》参加《第三届亚洲美术展》,孟加拉

  1986年 油画《天长地久》,《银色的光》,《云起龙骧》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当代油画展》,北京

  1987年 油画《天长地久》,《银色的光》参加在日本举办的《中国现代油画展》,东京

  1987年 油画《面对一个有表情的脸谱》被选入在上海举办的第一届《中国油画展》

  1988年 油画《升起——安宁的曙光》参加中国红十字会首届美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并获优秀奖。

  1990年 张立国个人画展,欧美同学会,北京

  1992年 在中国大饭店与韩国画家联展

  1993年 油画《过去的岁月》参加中国美术馆《93油画年展》,并赴港展出

  1993年 油画《悟》,《没有定义的兰色》,《幻想家的直觉》,《凝固的阳光》,《涌向天边的云》参加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日现代绘画展》

  1993年《中国油画》杂志发表作品10幅,并进行了专题介绍

  1994年6月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绘画作品展,北京

  1994年9月 张立国个人水墨画展,中央美术学院画廊,北京

  1994年 发表过《抽象、科学、艺术、文明》,《不可避免的选择——油画与现代观念》,

  《世纪末的兴奋——对当代艺术的省察》等多篇论文,着有《绘画色彩观念的演变》一书

  1995年3月25日 北京电视台,专题介绍张立国的艺术作品,并且在《北京晚报》发表了通讯报道

  1995年5月12日《人民-海外版》发表作品三幅和介绍作者绘画艺术的文章

  1996年4月《美术》杂志发表油画作品

  1996年9月5日 《张立国深情与宁静的艺术》,专题片,北京电视台

  1996年9月29日 北京电视台,专题介绍张立国的油画作品

  1996年11月 张立国油画作品,校庆大展,中国美术馆

  1997年2月 北京电视台《色彩空间》,多次播放张立国九十年代油画作品

  1997年4月《科技与经济画报》在中国当代画家专栏中介绍了张立国的绘画艺术及作品

  1998年4月25日 北京大学百年校庆活动,北京大学中文系“批评家周末”,举办了关于张立国绘画艺术及九十年代中国油画艺术的座谈会

  1998年4月 加入中国老教授协会

  1998年4月 中国老教授油画展,北京

  1998年5月《人民-海外版》发表了油画和水墨画作品及介绍文章

  1998年——至今 多次应邀参加在国际艺苑举办的中国老教授油画展

  1998年10月 应邀参加中国、韩国、日本艺术院校教授绘画作品巡回展

  2000年1月7日 在新世纪的第一场雪中张立国的一次艺术行动:在雪地上铲出几百米长的影像,

  《消解现代的喧闹》发表在《社会观察》杂志上

  2000年1月 应邀参加中、日、韩艺术大学教授作品展,

  油画《伴侣》《一个故事的开始》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北京,汉城,东京

  2001年5月 清华美院在中国美术馆主办的《科学与艺术》大展,

  油画《非限定性的空间》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并获提名奖

  大会论文《科学在我心中也是艺术》发表在《江苏画刊》上

  2001年7月 《东西之会艺术展》,机场画廊, 法兰克福

  2002年9月 张立国画展,施菲尔特皇宫,卡塞尔

  2002年 张立国教授,新潮流画廊,法兰克福

  2003年3月 亚洲五国画家联展,机场画廊,法兰克福

  2003年7月 张立国水墨画展,7画廊,法兰克福

  2004年2月 张立国油画展,7画廊,法兰克福

  2004年7月 中国艺术展,机场画廊,法兰克福

  2004年9月 张立国画展,鲁道尔夫画廊 ,柏林

  2004北京艺术周展,法兰克福国际机场,空港画廊I

  2004年12月 张立国水墨画展,笔祖画廊,广州

  2005年 张立国教授,法兰克福新潮流画廊

  2005年9月 张立国水墨画展,四分之三画廊,北京

  2005年“欢迎来中国”,法兰克福国际机场,空港画廊II

  2006年 2be画廊,法兰克福

  2006年 张立国教授,“新潮流画廊”,法兰克福

  2007年 法兰克福书展内,“张立国教授”,彼得里豪斯文化协会

  2007年 张立国教授,“意识流”,魏玛

  2008年 宁静的力量-张立国画展,魏玛市政厅画廊,魏玛

  2008年 张立国画展,艾本伯格画廊,慕尼黑

  2008年 人影—张立国油画展, 798艺术园区-超城空间,北京

  2009年 Casa Vivir y Sonar画展,伊维萨岛/巴利阿里群岛,西班牙

  2009年 诗人的困惑—张立国油画展, 798艺术园区-超城空间,北京

  2009年 超越政治的美术—张立国绘画年代作品档案展, 798艺术园区-超城空间,北京

  2010年 解放的绘画—张立国年绘画作品档案展,798艺术园区-超城空间,北京

  2011年 张立国绘画大展,中国美术馆,北京

  附录:[1] 去空间化的表达——评张立国绘画中的影子主题

  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重要目标之一就是实现国家的现代化。尽管这一口号的提出早于改革开放,但是这一目标却是中国改革的重要动力。这也说明现代化在改革之前的中国没有完全实现。实际上这一宏大目标的提出之初并不完全包括精神层面的内容。在今天人们看来,这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也就是说在人们的物质层面的现代化借助全球化从而实现时,人们自然也需要精神层面的现代化,这些内容自然包括:文化与艺术。文化艺术的现代化在中国改革开放30年里扮演了思想启蒙的角色。在后现代和全球化崛起的时代,一个迟到的现代性,注定其发展面临诸多的问题。坚持自主性,尊重日常生活并倡导新美学的现代主义绘画艺术,既面临固有旧体制,旧思想的抵制,也不为舶来的后现代主义所接纳。启蒙,自由,文艺复兴,浪漫派和种种西方现代派在1980年代的某个极短暂的时间,被当作快餐消费。以致今天的中国文化艺术出现了明显的断裂和两极分化:坚守旧体制思想的封建主义,和转身舶来的后现代主义。无论是那一种都丧失了持续建构自身的能力。深挖无法产生批判性的苏联批判现实主义或批量生产没有核心技术的后现代主义消费品,都将使得中国的文化艺术在全球中被边缘化和殖民化。

  这个时候,对脆弱甚至显得隐秘的中国现代主义绘画艺术的发展进行全面的梳理与反思就十分重要了。在今天中国文化艺术中呈现出来的断裂和两极分化中,这个脆弱的,时隐时现的中国现代主义绘画艺术将有可能成为未来发展的重要基础。张立国先生是中国现代主义绘画的最重要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它的重要贡献在于亲身经历了中国绘画艺术从传统水墨,到早期西方化,再到苏式现实主义,阶级斗争主义,85新潮,直至当代的转变,并在这一重大的历史变革中,始终坚持独立的艺术探索与实践,并形成了他自身的独具中国特色的现代性绘画艺术。其独特性在于其自身的现代主义之路既拥有对艺术现代性具有普世意义的自主性的始终坚持,又有对其艺术家自身的日常生活价值的肯定,并不断追求与建构新美学。

  张立国所开创的现代主义艺术——作为一种具有启蒙精神的艺术,对传统艺术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并将这种改革发展成为一种源于艺术自身需要的本体。中国现代画家中坚持探索和适时求变的大有人在,但是能够跨越新中国各个历史时期,并在坚持艺术自主性的基础之上,而不断探索最终走出一条中国现代主义绘画道路的人,可能只有张立国先生一人。现代主义对艺术自主性的发掘,开创了反叙事的艺术形式,艺术不再是他者的工具。叙事是在特定的时间与特定的地点所发生的事件的再现。艺术想要从这一特定的结构中解放出来,必须对这一结构进行抵抗,或是去除时间化,或是去除空间化。20世纪前期的欧洲现代派绘画主要选择了去时间化的方向。去时间化的努力带来了抽象主义运动。这一运动的后期开始从色彩,视觉形式的关注等转向材料与物质性的关注,并进一步发展出空间的物质性,精神与文化的物质性等。同样起始于20世纪早期的中国绘画艺术的现代化运动,在最早的反叙事探索中,直接借鉴了中国文人画中的非叙事性表达的传统。这里既有传统中国哲学的禅宗思想也有儒家文人的理想范式。所以中国现代主义选择了去空间化的方向来获得一种反叙事的结构。这也与中国人既有的不同于笛卡儿的非线性时空观有关。没有特定文脉关系的抽象空间中,中国艺术家开始尝试让时间通过视觉动态被表达出来。在这个独特的方向上,齐白石首先迈出了第一步,他晚期最着名的作品主题,如虾,小鸡等,多只重复出现在画面的不同位置,即如一群,也好像是一个活物,在画面中不断变换位置,使人感到它们仿佛活在画中。不同于齐白石,张立国的去空间化的努力不是通过视觉动态而是心理动态带表达。这可能与他对道家哲学的偏爱有关。在他着名作品主题影子中,原本空虚和没有色彩的人影成为画面的主角,占据了画面中心的位置。在一个没有标记的非特定空间中,物质性让位于时间性,色彩与材料变得轻快,借助人影,画面获得了空前的时间维度,所有的人影都是具体而特别的,可能是童年的影子,可能是中年的影子,可能是未来的影子,甚至是多重时间维度重叠的影子。影子在去空间化的纯粹维度中,强烈的宣示了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凝视这些影子:尽管影子静静的投射在画面上,但观者仿佛坠入画面之中,影子后面的主体在你的四周不断涌现。这个在画中从未出现的主体,在人们的心中创造出无限丰富的时间性表达。张立国的影子主题作品是中国艺术现代化道路上的最重要成果之一,其重要性现在还远未被充分认识。

  [2] 新美学解构旧美学——张立国现代绘画作品的美学特征

  现代主义绘画对美学的发展是建立在对传统与古典美学的批判之上的,因此,不断追求与创造新美学成为现代主义绘画的美学目标。新美学也就成为了艺术的现代性在美学上区别于其他一切艺术形态的最主要特征。这种对传统旧美学的批判,并不意味着放弃或离开,因为一旦离开,这种批判则无法进行,进而失去了意义。这样,不断地反对旧美学与持续地构建新美学成为了一件事情——现代主义艺术以一种极为特殊的方式同传统建立联系,也就是通过不断地阐释,分解,破坏旧美学,来建构一种同传统旧美学之间的建设性的关系。其结果大大不同于将传统与旧美学连根拔起的后现代主义,现代主义在批判中继承了传统与旧美学,使其DNA在现代主义的持续性攻击中得以延续。在与旧美学和绘画艺术传统的对抗中,现代派艺术,主要采取两种方法与之对抗:重构或解构。重构的方法是对旧有美学的重组,颠覆其原有的表达与权力的秩序,如内容优先于形式,形式优先于色彩,色彩优先于材料。重构有意识地将这一秩序打乱或颠倒。如:材料优先于色彩,色彩优先于形式,形式优先于内容,从而获得意想不到的结果和美学呈现。而解构的方法,则试图摆脱风格的限制。在更深的层面创造性的改造旧美学的表达与权力之间的关系。解构不再关注于内容,形式,色彩,材料等旧美学形式的载体之间的关系,而是去解构这些载体与美学的关系。解构最重要的方法是在旧美学的载体与美学之间,表达与权力之间,阅读与呈现之间,置入一种对抗性,并以此不断地生产出新美学。

  中国的现代主义绘画艺术同样面临如何面对旧美学传统的问题,离开,回归还是批判?选择批判性的现代主义同样在方法上可以有不同的选择,重构或解构?中国本土意义上的现代派画家,如齐白石,林风眠,吴冠中等诸先生,选择了重构的方法,逐步将中国传统水墨材料绘画中的与西方现代派绘画作品呈现形式相类似的地方,作为发展其新美学的出发点。而张立国先生则采用解构的方法以建构新美学。例如在2006年创作的《旁观者》,在一片单纯的蓝色空间中,突兀的线条或类似笔墨的痕迹,将晃动的人影杂乱的投射到空间中。书写的临时性与纯色空间的永恒性被画家对抗性的放置在一起。对于画面本身,纯色与书写都不再是主导性的,而是互为主导。书写时的情景变得既重要又不重要。永恒性产生于这种对抗时的瞬间,并可以反复地被重新解读。画面的生动来自于载体与美学之间,表达与权力之间,阅读与呈现之间的对抗性的反复解读。以《旁观者》为代表的一系列作品,张立国先生在面对中国传统旧美学时,开创了中国现代主义绘画的新方法。

  [3] 张立国绘画艺术的5个时期

  张立国作为中国经典现代主义绘画大师,其绘画艺术创作呈现为5个时期::[1]超越写实的美术1950年代-1977年;[2]解放的美术年;[3]自律的绘画年;[4]日常的艺术;[5]新美学。这五个不同的时期既具有各自不同的鲜明的时代风格,同时也具有强烈的连续性的艺术家个人特征。这五个时期既体现了艺术家个人艺术思考与创作风格的演变,同时也展现了新中国现代绘画的各个主要时期的发展历程。此次展览不仅对于艺术家个人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对于中国现代绘画的形成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张立国在其绘画创作中坚持独立的探索,始终坚持独立的个人价值,将中国文化与西方现代绘画相融合,自然的形成了具有个人风格的中国现代主义绘画。实际上,他始终没有放弃思考与探索,不断地将绘画艺术的自律性,中西美学的文化传统与艺术家个人的日常生活结合在一起,创作出跨越时代的作品。张立国的作品罕见的跨越了新中国美术发展的各个历史时期,创造了个人风格的经典中国现代主义绘画。实际上现代化成为这一代艺术家的宿命。张立国的中国经典现代主义绘画的形成与发展,对于理解中国当代艺术和整个新中国艺术发展史都有帮助意义。

  超越写实的美术

  ——张立国年代绘画作品

  1949年新中国成立标志着中国艺术进入到社会主义革命的艺术史范畴。美术作为一个五四时代被提出的词汇在此后的岁月里被赋予了强烈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使命感。从1949年到1979年的社会主义革命的30年中,苏维埃的艺术服务于政治的艺术理论作为先进思想始终是中国艺术学习的榜样。在一个革命的年代中,张立国的艺术作品体现出的是远离政治题材的纯粹的美。他的作品是由松散的风景,记忆和想象中的人物所构成。对比他1965年中央美院油画系毕业创作《广阔天地》的素描稿和油画稿,可以发现在素描稿中的人物处于画面的中心位置,表现丰收的场景符合当时的政治要求;而油画稿中人物给降低到十分次要的位置,画面的中心成为色彩缤纷的天空,原来处于中心位置的人物成为画面风景的前景,因而变为中景河流与山坡还有远景天空的点缀。这样的处理,使得画面的主题性被瓦解为色彩与形式的自主性表达。政治的敏感性让位于纯粹的美,美术在这里超越了那个革命时代的政治,回归到现代主义艺术的传统之中。也许在那个时代,对美的简单追求和表达本身就需要极大的勇气和甚至是对命运做出的挑衅。

  解放的绘画

  ——张立国年绘画作品

  1978年对于中国是一个承前启后的年代,它标志着建国以后30年的社会主义革命时代的终结,也是中国革命开放时代的开始。自1979年起,中国的大学经过文化大革命之后又开始重新招生,张立国也在这一年开始任教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从1978年开始,中国进入了激动人心的革命开放的时代。与外界几乎完全隔绝的中国社会突然开放,昔日意识形态的敌人,现在成为了中国现代化发展的良师益友。尽管在政治经济层面上,这一政策的过程显得小心翼翼,用邓小平的话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抛弃了阶级斗争的政治枷锁的中国人已无法掩饰心中的狂喜,并对未来充满了期待。由于出身问题,在10年文革中历尽艰难的张立国,在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成功的获得了大学执教资格,并在中国最重要的艺术学院之一,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任教。在那个完全没有职业艺术家的时代,这个职位可能就是艺术家在中国面对生存最好的选择之一。政治上的解放与生存条件的改善,使得张立国有条件创作一批属于自己的独立创作。“升起安宁的曙光”就是这一时期比较代表的作品。对比几年前,那些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灰色调,写实主义手法,和若隐若现的政治环境,现在消失了。强烈的色彩,令人眼花缭乱的抽象形式,和类似于圣母子般的母与子的永恒的人性主题,使得这幅作品同此前时期的作品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幅作品成为一部视觉宣言,宣布了人性的胜利和对未来的期待。在1978年至1984年间,张立国居住在北京永定门的一处简易楼里,在物质条件极其有限但是相对自由的创作条件下,他创作了一批尺寸不大的作品。作品大多色彩鲜艳,具有抽象的形式感。尽管作品的主题各异,但它们反映了这个特殊时期的先进的中国艺术的基本特征:就是从政治束缚中解放出来的中国绘画。“升起安宁的曙光”像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一样,成为表达这个解放的最具代表性的视觉作品,并有意无意的将现代化,人性与中国美术的现实结合起来。

  自律的绘画

  ——张立国年绘画作品

  1985年对于中国美术发展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85新潮是当前人们对1985年的中国艺术的主要印象。各种艺术活动在1985年呈现出中国走向开放后的大爆发。以此为标志,中国当代艺术开始正式出现在中国艺术的舞台之上。随着一系列激烈的艺术活动与保守思想的碰撞,85新潮的先驱们在迸发出巨大的艺术能量之后,选择了不同的发展道路。由此85新潮的成果也体现在不同的方向之上。随着保守思想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批评,85新潮的先驱们不得不做出选择,而这种个体的生存策略最终奠定了当代中国艺术发展的现状。这个策略可以被理解为三种:妥协,对抗,不合作。第一种选择妥协的艺术家试图重新回到官方艺术的范畴之中,但改革后的中国已无法给出一个清晰的意识形态的原型或精神理想,因此对苏联现实主义艺术传统的妥协,不得不放弃其中的社会批判和理想诉求的功能,转而追求写实主义,并最终形成了内容空洞的具象表现技法画。这类在文化上妥协的产物成为85新潮后官方艺术的主要内容。第二种选择对抗的艺术家或者转入地下,或者选择出国。前者形成了如圆明园画家村的地下发展模式,后者形成了出国发展的模式。他们的艺术最终发展为中国当代艺术,并走出了几名具有国际影响的旗手人物。第三种选择不合作的艺术家试图继续85新潮的成果并将这个成果同中国的现代化发展结合在一起。在一个政治敏感但缺乏主张的年代,将艺术回归到其自主性之上,不再借助于丧失灵魂的现实主义的躯壳去表达艺术,成为这类艺术家:既与保守思想保持距离,又能够在中国的社会空间发挥积极性影响的建设性策略。而最终这类艺术家成为目前不被社会过多关注的中国现代艺术的核心力量。在这三种方式中,张立国选择了第三种方式,对艺术自主性的坚持和独立探索成为1985年到1992年期间的艺术发展的特征。张立国在1985年也积极投入各种艺术活动,如应邀参加黄山油画讨论会和参与各种展览等。在1985年之后,张立国继续架上绘画的方式,并积极探索绘画语言与方式寻求更加纯粹的艺术价值。他尝试从题材,形式,色彩,材料等方面深入探索更加纯粹的绘画艺术。如在题材上尝试人体绘画,在形式上尝试符号的语义表达,在色彩上尝试强烈对比,在材料上尝试薄色平涂等等。张立国试图在绘画结构的各个层面强化艺术的自主性,并将这种试验付诸作品表达。与此同时,张立国开始撰写其专着《绘画色彩观念演变》。这本书也是他这一时期艺术思想的体现。从1985年到1992年,张立国尝试了大量艺术创作,并为其此后的艺术发展奠定了决定性基础。自律的绘画成为了张立国在这个时期艺术发展的主题。而这种在政治上不敏感和较为温和的现代性主张,也决定了他本人此后艺术生命发展的轨迹。

  花,湍流与緩山

  ——张立国水墨绘画作品

  尽管张立国先生的油画作品自1980年代初期就很有名了,但是他的水墨作品却较少拿出来展览。张立国最早的水墨展览,是1990年在北京欧美同学会举办的个人画展中有所展出。1930年代出生的张立国先生如同他那一代人一样,幼年曾受到中国传统绘画的直接影响,他的书法与水墨画都具有传统基础。尽管张立国先生在中央美院接受了西式油画教育,但是中国传统绘画仍然对张立国先生产生了潜在的影响。观看张立国先生的水墨绘画会给人一种自然的愉快。欢快的形式与用笔,跳跃的色彩,使他的作品乍看起来更像是使用中国传统材料的西方绘画,但是尽管回味之后,观者能够强烈的体验到直接源于中国文化的朴素的精神。总体上,2000年之后张立国的绘画作品趋于对日常生活的表现,他的绘画,艺术与生活已融为一体。张立国作为中国艺术史中最重要现代派画家之一,他对现代性的理解已经超越了东西方。在他身上现代性,启蒙,东方文化传统与日常生活融为一体,完成了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之上的现代化。如果说齐白石完成了传统文人画向普世价值与平民生活的认同,那末张立国的水墨画同样属于其自身的现代绘画范畴,他最终将现代性与日常生活自然的结合,并创造出了中国人儒雅而平静的新美学。花,湍流与緩山构成了张立国宁谧,清雅的世界。

  缓山 之伍

  诗人的困惑 —张立国山水主题绘画

  以“风景”为主题的作品始终是张立国先生的关注主题.如果关注他的作品,你会发现这组特定的风景在他不同的艺术时期都有重要的作品完成。非常奇怪,一组平淡的山水风景,在他的笔下呈现出无法想象的多样性,但在这背后,始终是那组特定的山水风景。这个特定的场景从童年一直贯穿到现在。他的作品使人感到可能他是一个传统现代主义绘画对自主性形式创作的经典现代主义艺术家,但这个主题的系列作品,使人不得不重新认识他和他的作品。

  在这个主题中,形式变得不再重要,他反复的探索内心深处的场景,在意识与无意识的边界穿梭,力图找到某种答案。有时甚至会鲁莽地强加上一个暂时的答案或希望。对同一个主题的反复阐释,与追索构成了这一主题系列的强烈特征。

机床配附件及维修
药膳食疗
运动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