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评论李登辉大审考验台湾政坛

2019-08-20 11:56: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评论:“李登辉大审”考验台湾政坛

日前,李登辉、刘泰英被台湾特侦组起诉,震撼朝野与海内外。台湾已有一个陈水扁因贪污判刑坐牢,如今90岁高龄的李登辉被起诉,若再加上之前马英九因特别费案被起诉,连续三位最高领导人被起诉,举世罕见。  如果依法治观点而言,当然有其正面意义,正如美国总统尼克松涉入水门事件,对美国民主也具“创造性破坏”作用,最后被特赦而逃过劫数,但其对美国民主的最大贡献是:此后继任总统发生弊端,界一律加上“门”字,为来者诫。  李登辉被起诉,最后结果如何,目前言之过早,但有了陈水扁被起诉判刑的前车之鉴,社会舆论必然会以更严格的标准加以检验,在尊重法治、程序正义、毋枉毋纵三原则下,“李登辉审判秀”登场,除了司法程序必须走完以外,场外的政治解读与角力也会同时卷入,替难分难解的政党对立、蓝绿对抗增添更多激烈元素。  台联党主席黄昆辉在第一时间回应,表示这是李登辉高喊“弃马保台”发酵,“马英九以司法进行政治斗争”。证诸台湾各党政治人物涉入官司,无罪者必高呼“司法公正,还我清白”,有罪者必大喊 “司法不公,政治介入”,黄昆辉的作为应做如是观。正如若干媒体会解读这是马英九表现魄力,其实马英九何来如此气魄?现任“检察总长”黄世铭固然来自马英九提名,但上任后的黄世铭如同“自走炮”,在法界一向被视为“六亲不认”,马英九如何敢作任何指示?因此,将李登辉被起诉硬性解释为 “政治打压”或“政治介入”都是各执立场的反应,并不具绝对的说服力,除非有具体人证、物证,否则只是“徒托空言”、“郭公夏五”而已。  然而李登辉卸任迄今已11年,为何如此重大案件此时才起诉?在陈水扁执政八年期间,“李扁关系”众所皆知由惺惺相惜乃至貌合神离,最后相互指控而交恶,“大人们”在头顶上如胶似漆或视如寇仇,检察系统在状况未明时出招,无异“自杀炸弹客”自毁前程。聪明如前任“检察总长”陈聪明者,一动不如一静,当然不愿表态或有任何动作,下层的检察官,谁有如此胆识起诉李登辉?在“检察一体”封闭文化下,李登辉的“国安密帐案”自然没有任何下文。  2008年二度政党轮替,局面为之改观,对检察体系的“机构效应”已降低,加上陈水扁被审期间为了脱罪,也把李登辉的“国安密帐案”拖下水,“要死大家一起死”,以陈水扁的位阶与身份,特侦组也非侦办不可。说穿了就是政党不断轮替的正面效应,“君子之泽,五世而斩”,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被审,不正是多次政党轮替后才会出现此变局。  以目前台湾“蓝绿再度对决”政治生态下,基于“无罪推定原则”,固然我们尊重或理解 “泛蓝暴走族”或“泛绿暴走族”各执一词的攻防,但正如耶稣所说:“凯撒归凯撒,上帝归上帝”,对于李登辉未来所将面对的司法程序,“司法归司法,政治归政治”,我们应以平常心面对。但是,“李登辉大审”所引起的政治效应,还有六个半月就要举行 “总统”、“立委”选举,这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还是随时会再引爆的活火山,目前难以预估;马英九、蔡英文谁得利,必须随着审判的进行以及当事人的反应而定。  正如台湾每年夏秋的台风、水灾,对政治人物就是一个严酷考验,端视当事人危机控管能力而定。“李登辉大审”的震撼力,绝不会低于一个高强度台风与大水灾。 《海峡导报》特约撰述人:台湾时事评论员 胡忠信

血栓怎样治疗
急性腹泻的饮食调理
血栓的症状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