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轮回永叹 第一百一十六章 空白·过去(六)

2019-12-05 04:57: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永叹 第一百一十六章 空白·过去(六)

神庙废墟中,灰宫告猛的惊醒,茫然的环顾四周,接下来紧张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还活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死,但总算还是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青城雨天没有彻底杀死自己,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现在还能喘气。不过下一秒,灰宫告就想死了失去意识前,白点点那让人心态爆炸的举动。果然跟那种人在一起,根本不能期待一丁点可靠的感觉。

四周没有太多遮挡物可以隐藏,天知道青城雨天还会不会回来,所以灰宫告觉得自己应该马上离开。开始当他小跑着准备离去的时候,却突然好像撞到了一面看不见的墙,一行鼻血当即就流了下来。

毫无防备的这一撞,让灰宫告的脑子里一阵嗡鸣,值得庆幸的是他跑的还不算快,否则恐怕这会儿他就已经死在自己手上了。

被困住了。灰宫告小心翼翼的摸索了一圈之后,得出了这个结论。四周是一个方形的透明屏障,将自己封锁住无法离开,至于天上有没有阻隔,他不清楚,反正他也不会飞,就算跳起来那两三米显然也不够用。

“死都不给死个痛快吗?”灰宫告有些郁闷,有有点疑惑,从没听说青城雨天会留手,那么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灰宫告身边,无形屏障外围,两个身影面对面站立,然而他凭借肉眼却无法看见,她们的谈话也无法听到,放佛完全不存在于世间的两个人。

“当今掌控者早就剥夺了你重入轮回的权限,没想到你竟然为了他以身犯险。”青城雨天淡漠的看着姬空恋道。

“你不死,她不出。柒鱼已不问轮回之事,又何从知晓我偷进轮回。”姬空恋看了眼被困在屏障里的灰宫告,“无论如何,你不能杀他。”

“如果我想杀,他早就死了。”青城雨天说道。

“既不亡之,何不放之?有心活人,何故困之。”姬空恋轻轻一叹,心绪复杂的看向青城雨天,“我不能赌你的犹豫。”

“轩加眠髅放弃了一切,再度重生之时将只是一个普通人。他需要拿回属于自己的轮回能量才能离开,任何有可能带走轮回能量的人我都不会放过。”青城雨天说道。

“一个轮回冠军又能带走多少?你已步入歧途了!”姬空恋惋惜的看着青城雨天,“你的能力如果能用在…”

“我不用你教我怎么做人!”青城雨天语气凌厉的打断了姬空恋。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姬空恋平静的说着,眉心一个卍字印出现,身上金红两色的袈裟无风而动。

青城雨天淡漠的看着姬空恋,“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只想留给轩加眠髅转世一份完整的轮回能量让他离开而已。别逼我杀你。”

“他曾为王,曾拥有一切,曾笑傲轮回。虽然不知为何放下了一切,但气魄长存,我不及他。他已作出选择,你又何须一意孤行改变他的决定?”

“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青城雨天的一缕怒气,天地变色,时空都在震怒下颤抖。

毫不知晓身边对话的灰宫告只觉得四周充满了时空乱流,这个世界好像即将崩溃,紧张过头的灰宫告甚至连呼吸都带着担忧的味道。

“他为我而死,可我却不愿因他而活。”青城雨天的情绪平静下来了,声音很轻,却满是回忆。

“阿弥陀佛。”姬空恋双手合十,轻念佛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青城雨天摇摇头,“自从我知道了他自杀的原因后,我就明白,你我早已不同路了。姬空恋,念在你我百世姐妹的情分上,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离开。”

姬空恋深深看了一眼青城雨天,身体慢慢虚化,“一念成魔,不外如是。”

随着姬空恋的身影消失,一支香突兀的出现在姬空恋原本站立的位置,自行点燃,青烟细细,香气瞬时铺满天地间。“心中无非无恶、无嫉妒、无贪瞋、无劫害,名戒香。”

青城雨天微微皱眉,自己的情绪开始被干扰,似乎有一种玄妙的力量要强行改变自己。

戒香旁边,第二柱香紧接着出现,“睹诸善恶境相,自心不乱,名定香。”

青城雨天闭上双眼,轻启朱唇,“你既一意阻我,便为我敌。”

定香之后,第三柱香出现,“心无碍,常以智慧观照自性,不造诸恶;虽修众善,心不执着,敬上念下,矜恤孤贫,名慧香。”

青城雨天睁开眼睛,看向遥远的虚空,“你说我已成魔,又何须来度?”

戒香、定香、慧香之后,第四第五柱解脱香和解脱知见香紧接着出现,“心无所攀缘,不思善、不思恶,自在无碍,名解脱香。心既无所攀缘善恶,不可沉空守寂,即须广学多闻,识自本心,达诸佛理,和光接物,无我无人,直至菩提,真性不易,名解脱知见香。”

五香燃起,天地间一股超然的净化之力自缥缈不知所起之处镇压而下,青城雨天能感觉到自己的产生的忏悔的心思,不过这诡异的影响只维持了眨眼间便被她一扫而空了。

“青城雨天,汝当从前念今念及后念,念念不被嫉妒染。从前所有恶业嫉妒等罪,悉皆忏悔,愿一时销灭,永不复起。”

“夺!”青城雨天向前一步踏出,天地清明,五香消散,净化与忏悔之力刹那间退却无影无踪

“予!”青城雨天踏出第二步,繁杂纷乱的负面情绪在姬空恋心里爆炸开,令她再难保持清明。

“生!”青城雨天走出第三步,原罪的种子,邪恶的念头,开始在姬空恋脑中迅速滋生发芽。

“杀!”第四步踏出,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降临,似乎要撕扯掉世间万物。

但就在姬空恋被逼近绝境出现生死危机的时候,时间放佛从未流过这段历史一样,突兀的跳回了过去。

“阿弥陀佛。”姬空恋双手合十,轻念佛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青城雨天摇摇头,“自从我知道了他自杀的原因后,我就明白,你我早已不同路了。姬空恋,念在你我百世姐妹的情分上,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离开。”

姬空恋深深看了一眼青城雨天,身体慢慢虚化,“一念成魔,不外如是。”

“你的般若法尚未补全,继续纠缠下去,你应该知道结果会如何。”青城雨天说道。

这一次,姬空恋真正离开了。

击退了姬空恋,青城雨天并未感觉到一丝开心,但也没有遗憾和后悔,因为她们早已不同路。回头看向屏障里的灰宫告,青城雨天有些犹豫不决。

“智涅和尚啊,我该拿你怎么办?”面对着灰宫告,青城雨天陷入了生杀两难的矛盾状态。智涅与自己有恩,可终将是眠髅之敌。

智涅和尚牺牲自身换来了姬空恋、白滴滴和自己的觉醒,姬空恋和白滴滴一心致力于完成智涅和尚未走完的路,打破这个世界的枷锁,可是自己却并没有那么伟大的雄心,或许他当年真的选错了人吧。

“夺。”随手剥夺了灰宫告的记忆,青城雨天开始慢慢的翻看着,他想知道如今的智涅和尚,在尚未觉醒的时候是否还能一如从前一样决绝。

不过灰宫告的人生却与青城雨天想象中的大相径庭,这是一个纨绔的公子哥,酒色不忌,肆意妄为。青城雨天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哪有什么永恒如一,即使是你,也脱不开命运的摆布。你算什么和尚,你还能叫智涅吗?”

“灰宫告,你不是我认识的智涅了,这便是杀你的理由吧。”喃喃自语中,青城雨天终于找到了一个让他可以心安理得杀死灰宫告的借口。

不过…灰宫告记忆里的一个人却让准备下杀手的青城雨天彻底呆住了。

一个秋天的初中操场上,叶轻眠疯狂的轮着书包追着灰宫告暴打,“你跟人早恋,让我背黑锅,今天不把你从三维削成二维,就算我物理学的不扎实。”

“叶哥我错了,要是让我爸知道,非给我打回精子状态,我就你这个一个哥们。”

“有好事咋不想着我呢?”叶轻眠说话也不耽误打人,直到两人气喘吁吁的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

“叶哥累了吧,我包里有水。”

“再有下次,我放纱纱出来咬死你。”

灰宫告见事情差不多过去了,乐呵呵的过去赔不是。

一个盛夏的高中教学楼楼道里,灰宫告递给叶轻眠一支烟。

“呵呵,不抽。”叶轻眠拒绝了。

“咋了?想戒烟?”

“呵呵,我不会抽烟。”叶轻眠笑笑。

“有病吧,骗鬼啊?来,来一根吧。”

“给我来一根吧。”教导主任的声音在灰宫告背后响起,此时灰宫告心里何止一万头草泥马奔过,真想把叶轻眠塞厕所里冲走算了。

一个冬天的大学偏僻处,叶轻眠把一个头破血流的人丢到灰宫告面前。

“什么玩应?”灰宫告一脸渺茫。

“哦,看见他勾搭你女朋友,正好手痒痒。”

灰宫告看着叶轻眠背后的七八个混混,再看看叶轻眠干净的双手,一撇嘴,手痒痒你到是自己动手啊。不过还是很感动啊,这就是中国好兄弟。

“我猜你现在手还是有点痒吧?”灰宫告看了眼地上的男生问道叶轻眠。

“你好像猜对了。”叶轻眠眉毛一挑,后面七八个人再次把地上的男生围了个圈。

神庙废墟中。青城雨天一遍遍的翻看的灰宫告的记忆,很多场景的对话她甚至已经可以背下来的,但是却依旧乐此不疲。

但她的目光却从未在灰宫告身上停留,只有叶轻眠身影出现的时候,她的脸上才会挂上一丝甜蜜的微笑。

“我终于等到你了。”

小学时候的叶轻眠显得有些幼稚,离家出走,装孤儿潜伏孤儿院,跟人打架。不过这些却青城雨天觉得非常有趣。

灰宫告记忆里,出现最多最频繁的人就是叶轻眠了,从小就相识的关系,让青城雨天几乎目睹了叶轻眠从小到大的经历。

两天之后,青城雨天才停止了反复阅读灰宫告的记忆,“予!”

将灰宫告的记忆还给他之后,青城雨天复制了一份,珍惜的收藏起来。而这时,她才发现屏障里的灰宫告已经饿的快虚脱了。

灰宫告在屏障里,绝望的躺在地上,双眼无神的望向天空。

不知道地狱和天堂到底存不存在,但灰宫告希望那些最好都是骗人的。

否则遇上其他死去的候选者,他可能会很尴尬。别人都是被青城雨天杀死的,而唯有自己,是被青城雨天饿死的。怎么看都会很丢脸吧?

青城雨天轻轻一笑,没想到这家伙现在竟然在想这种事情。“既然你今世是他的挚友,那你的生死我便不会干涉,也谢谢你让我知道,他终于回来了。”

按照现实世界的时间来看,或许下一次轮回游戏,叶轻眠应该就会觉醒了吧,那时候自己便把这条命还给他好了。

平躺在地等死的灰宫告,突然闻到了饭菜的香味,连滚带爬的坐起来,发现身边堆满了美味的食物,摆在精美的长桌上,围了自己整整三圈。

“吃吧。”青城雨天的身影出现,对灰宫告说道。

“吃…吃饱了好上路?”

“还是不饿?”

“你等会!”灰宫告已经顾不得精美的菜品了,专挑主食往肚子里填,“我还是选择被撑死吧。”

不顾一切吃了半个小时,灰宫告觉得已经快吐了,但这最后一顿,他实在不想留下遗憾。可是当他做好准别引颈受死的时候,却发现青城雨天消失了,一同消失的,好像还有身边的屏障。

“青城雨天改性子了?”想起之前就被放走了的白点点,灰宫告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活下来了,青城雨天好像并没有为难自己!

“就冲你放我一马,等我死后,肯定保佑你找到你一直等的那个相好。”说着,灰宫告给了自己几巴掌,“呸呸呸,好不容易活下来,说什么死死死的。”

同一个世界,距离神庙废墟很远的一个小部落里。

白点点蹲在地上,面前摆着一个陶盆,里面堆满了正在燃烧的树叶,“灰宫告啊,你死的好惨啊,但是跟我没啥关系啊,头七可千万别回来找我啊。这个低文明世界没有纸钱,我就给你烧点叶子吧,到那边你也不至于光着。”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怎么样
古县人民医院
江苏整形美容费用
重庆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淄博治疗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