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神谕 第五十二章 不同的剑法

2019-10-12 19:09: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谕 第五十二章 不同的剑法

打斗还在持续,田伯光以一敌众,数名华山弟子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令狐冲已经习过独孤九剑,虽然没有融会贯通,但已经无法令田伯光小觑。

加上周林浴血境三层下的实力,田伯光愈来愈感到压力,以一敌众被耗去体力,开始落了下风。

“嘿嘿,本大爷还真是看漏眼了。”田伯光一笑,手中断刀一挥,竟换了大开大合的打法,颇有一种拼命三郎的气势。

断刀猛然往前一劈,力量十足。

令狐冲与周林几人皆脸色一凝,以为田伯光要施展什么绝技,纷纷打出架招。

“嗖!”

这一刀落空,根本没有落向令狐冲几人,而是虎头蛇尾的收回了,田伯光脚尖轻点地面,整个人腾空朝附近屋檐跃去,随后几个起落,瞬间远离众人。

“果然还是太年轻啊,区区一式虚招就幌过你们,今日大爷我有事在身,择日再来找你们几个小娃娃清算。”说完,田伯光彻底远去,仅留下一连串狂笑。

徐缺眉毛一扬,指着他远去的方向喊道:“毛贼莫跑,乖乖回来束手就擒吧,莫要逼我出手。”

“行了,人都跑了。”周林走过来,没好气的扫了他一眼,根本没有要去追的意思。

适才令狐冲使出的剑术他也看在眼中,早已与徐缺一样看出了端倪,此刻只想尽快完成任务,不愿浪费时间在其他事上。

徐缺也仅是声张作势,倒没什么把握单打独斗能打赢田伯光,仅是挥了挥拳,装腔一把,为了给华山弟子留下一个正义的形象。

众人则并未在意这些,见田伯光离去也没再多追,纷纷聚了回来。

“这个田伯光太可恶了,作恶多端,偏偏还练了一身好轻功。”岳灵珊皱起小琼鼻,哼了一声。

“难怪此人行恶这么久还未被人铲除,这身轻功放在江湖里还真没有几个人比得上。”一名华山弟子摇头道。

徐缺眼睛则是一亮,对田伯光的轻功也起了小念头。

经过田伯光这么一闹,几人没再继续打听消息,一齐回到了客栈。

徐缺与周林见几名华山弟子各自回房后,才相互使了个眼神,悄悄离开了客栈,在一条无人小巷中相会。

毫无疑问的,讨论的自然是令狐冲的独孤九剑以及他们两人此次的任务。

“徐兄,适才你应当看出来了,令狐冲的独孤九剑与我们手中那本剑术有些不同。”周林低声说道,一边警惕的打量四周,以防田伯光又杀回来。

徐缺则摸出了《独孤九剑》,又看了一眼,点头道:“确实不一样,似乎被化繁为简了,又或者说,我们手中这本剑术才是真迹。”

“要不,我们找令狐兄谈谈?”周林问道。

徐缺思索了一下,觉得令狐冲为人还算不错,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妥,反正到最后这本剑术还是为了传承给令狐冲,于是点头表示赞同。

两人偷偷摸摸回到客栈,寻到令狐冲的房间,敲开房门。

“徐兄弟,周兄弟,有什么事吗?”令狐冲见到两人,微笑着问道。

徐缺开门见山,直接道出来意:“令狐兄,你适才偷偷使出的独孤九剑,可能不是正宗的。”

“……”令狐冲闻言后一怔,随后又苦笑道:“徐兄弟好眼力,不过并非剑术不正宗,只是因为在下学艺不精,还未习到精髓,风师叔的剑术才是出神入化。”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看一眼便知了。”徐缺摇了摇头,将《独孤九剑》那本古籍直接取出,递给了令狐冲。

令狐冲又是一阵错愕,接过古籍便翻看起来,起初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但随着时间推移,他脸上神情渐渐变得惊讶,随后又是震撼,到最后已然无比凝重。

他没有全部看完,直接合上了古籍,抬头看向徐缺与周林:“徐兄弟,你祖上传下的这本古籍,极有可能才是正宗。”

“令狐兄,你也是这么想的?”周林本以为令狐冲还会反驳几句,毕竟在他看来,令狐冲的剑术不管是不是正宗,根本不弱于他们手中这本独孤九剑,只是形式不同罢了。

然而令狐冲接下来的话,却让徐缺与周林恍然。

他们这本《独孤九剑》包罗万象,是真正的大统,九剑分成总决式,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气式,可破尽天下兵刃。

而令狐冲所练的独孤九剑却是分成荡剑势,挫剑势,撩剑势,飞剑势,冲剑势,离剑势,破剑势,无剑势,仅是剑招自然的演变,自身强大,而非招招克制天下兵刃。

按令狐冲的话说,他觉得自己的独孤九剑可能是从徐缺手中这本古籍中的破剑式演化而来,总的说来,他现在的独孤九剑要比破剑式强,但比起整套剑术来说,很可能就不是正宗了。

“徐兄弟,你确信要将如此贵重的剑法赠与风师叔吗

?”令狐冲问道。

“天下武学本就是归天下人所有,要是每个人都掖着藏着,岂不是迟早要失传?何况在下身负血仇,需要风前辈出手相助,赠与此剑法也是有私心的。”徐缺正色道,难得正经了一回。

令狐冲听完微微点头,拱手道:“徐兄弟这般胸襟,让我佩服。数日后我们一齐回华山,我带你们去见风师叔,他老人家若是看见此书,定然会欣喜。”

“多谢令狐兄了。”徐缺笑道,眼中却有精光掠过,宛若有什么计谋得逞了。

……

第二日,几人收拾了行李离开客栈,决定往黑木崖方向的一座临近古城而去,以求能打听到更多的消息。

而这一夜,他们终于在下一座城落脚,深夜,令狐冲偷偷来寻徐缺与周林,鬼鬼祟祟的模样,把他们带到一间名为“花香楼”的地方。

“令狐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在下向来不喝花酒,今后这种地方我们少来为妙呀。”徐缺一脸严肃,却走得比谁还快,直接挑了个最好的位置坐下。

令狐冲哈哈大笑,说道:“我寻遍整座城才听闻此地有最好的佳酿,并非为美色而来,两位兄弟大可放心,今夜我们一醉方休。”

周林则显得很镇定自若,云淡风轻,一看就是经常来这种地方的人,似乎是觉察到徐缺颇有深意的目光,他干咳一声,解释道:“当年还未习武时,我们文人便都会来这些地方喝点酒,吟诗作对,也非为了美色。”

徐缺连连点头,义正言辞道:“没错,所谓美色,不过只是红粉骷髅罢了,正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咦,令狐兄,快看,你身后那位姑娘姿色不凡啊。”

菏泽牛皮癣治疗方法
遂宁治疗早泄医院
郑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菏泽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遂宁好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