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044章 这是假的

2020-01-16 20:42: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044章 这是假的

第044章这是假的

此时此刻,薄情强烈的希望自己能开口说话,只要几句话刺激一下皇帝,就能三皇子失去元帝的信任,就能让傅征玉必死无疑,让凤麒国失去太尉府在外的保障,可惜她现在什么也不能。

脑海中浮现出一些断断续续画面,是她在昏迷的时候看到,薄情猜想那是这具身体的记,她不是天生的哑巴,起码在入左相府之前,她不是哑巴。

回过神,就听到风云啸道:“回父王,征玉他真的只是一时糊涂,儿臣和太尉大人、刑部尚书大人,一听到就马上赶来制止,请父王看在他年轻不懂事的份上,饶他这一回吧。”

风云啸此时不好辩解得太多,他也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万一方才的话他已经听全,他若辩解可就是欺君之罪,还是不要出声比较好。

这傅征玉真是蠢到死,一點xiao事也办不好,送礼的人前脚送礼离开,他后脚就紧跟着进来,花了那么长的时间,居然还搜不出玉棋盘,真是气死他了,不由的瞪了他一眼。

傅征玉本人就是那种欺软怕硬之辈,见风云啸怪他,又面对这样的情况,生怕皇上治他的罪,连忙不停的叩头,不迭的求饶:“皇上饶命啊!征玉因为心急想找玉棋盘,一时糊涂,绝非有意冒犯左相府,请皇上看在皇后姑姑的份上,看在父亲随皇上一起打江山,劳苦功高的份上,饶过征玉这一回吧。”

“征玉,住口。”

看到皇上的面色不对,太尉大人马上喝道,恭敬的对皇上叩头道:“臣管教无方,请皇上饶他这一次,臣日后必定严加管教。”虽然话语是在求皇上,但语气中却一點也不担心,自己儿子说的话没有错,傅家确实劳苦功高,皇上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薄情冷眼停傍视这一幕,不由在心里冷笑不已,有了世族灭亡的前车之鉴,傅家居然还知道要收敛锋芒,想死,她就送傅家一程,暗暗的动了动慕昭月,在她掌心写下几句话。

堂下几人,见皇上还不是出声,太尉大人不由的暗中给了刑部尚书大人一个眼神,刑部尚书大人马上道:“皇上,征玉公子年少,血气方刚,做事难免有失分寸,请皇上看在他一心想为皇上分忧的份上,从轻发落。”

慕昭月手掌一握拳头,瞪一眼傅征玉,盯着刑部尚书大人,一脸愤怒的道:“刑部尚书大人的话,昭月不能苟同,因为一时糊涂,就可以不把皇上亲封的左相大人放在眼内。因为皇后娘娘是姑姑,就可以在闹完事,打完人后,拍拍屁股走人吗?莫非真如太尉大人方才所说,凤麒国的江山是他们傅家替皇上的打下的,我们xiaoxiao的慕府算什么?”

嘶……

大厅内一阵吸气的声音,这话所有人的心脏,提到喉咙上,巨大的压力,从头顶上扑下,让他们不敢抬头,看一眼坐在正中央的人。

慕昭月却挺起胸膛,继续大声的道:“皇上,臣女认为此事严惩,不然……”盯着仍不知道死活的傅征玉,冷冷的道:“傅四公子仗着祖上的功勋,今天可以无视皇上亲封的左相大人,明天就可以无视皇上亲定的法纪,他日岂不是就可以无视君王,无视皇权……”

“大胆。”

元帝一声怒吼,雷一样轰在众人的心上。

一时间,除了慕昭明外,所有人都扑跪倒在地上,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出。

谁都没料想到,慕昭月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虽然说的都是一些气话,不过,却句句刺中皇上的要害。

前面无视左相,无视法纪,他们可以选择无视。

唯独后面的无视君王,无视皇权,这跟弑君夺位有何区别,是在位者的大忌。

太尉大人此时已经一身冷汗,恨不得一掌拍死慕昭月,现在他不好替儿子辩解什么,只好暗暗向风云啸求救,希望他能出面为傅征玉解释几句。

风云啸此时也处在一片凌乱中,这无视君王,无视皇权罪名,论罪当诛,傅家担不起啊!

慕昭明低垂着的眼帘,不由的掀开一线,冰冷的目光瞬间锁在自己妹妹旁边,那道xiaoxiao的身影上,如他所想,这xiao女孩的心思,绝不仅仅停留在女人间的争斗上。

风云啸凌乱的思绪,渐渐的平复下来,疑惑的把目光落在慕昭月身上,这xiao丫头平时鲁莽冲动,脾气暴躁,今日竟是换了人似的,说出这一番义正辞严的话。

忽然瞥见旁边的两道xiao身影,陶然和薄情两人正面色淡然的跪在地上,看戏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风云啸似蓦然明白了什么,不由在心里叫一声:“原来是她。”左相夫人,那个聪慧过人的xiao女孩,难怪慕昭月突然变聪明了,这个女孩真是留不得,他日定要找机会斩杀掉。

薄情敏锐的感觉到,背后的充满杀意的目光,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想杀她,没那么容易。

真的好戏还没开始,太尉府,风仪元、皇后娘娘,风云啸,她一个都不会漏掉。

卟卟……

奔跑的脚步声终于响起,一名随行的太监进来回道:“启奏皇上,京兆尹林晖在外,有要事求见。”

终于来了,薄情心中一喜,一丝丝的欣慰从心底爬起,太尉大人,别怪她薄情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们至今还没有看清楚形势,一味的居功自傲,还妄图踩到皇帝头上。

“宣。”

元帝又一个字击在众人心口上。

京兆尹突然来访,似乎又将带来什么可怕冲击,让风云啸等人暗暗紧张起来。

林晖从外面看了一眼大厅内的情形,不由的暗暗庆幸,幸好今天皇上不是微服出访,看到慕府大门外面的声势浩大的仪仗队,让他知道是皇上来了,提前做好准备,不然真会被震惊得手足无措。

元帝也看着下面,进退有度的林晖,拈了一下胡子,暗暗看一眼跪在地上,半天也不给吭一声的刑部尚书大人,低沉的道:“林晖,你有何要事求见?”

“回皇上,左相夫人让人送来了三名宫女,两名太监到京兆尹,罪名是冒充宫中的宫女、太监,还盗用八公主的名义送礼到府,经微臣深查后,此事与太尉府大有瓜葛。”

什么?在场的人,不由大吃一惊,傅征玉的面色一片灰白。

林晖暗暗看一眼坐在中间的人,垂下眼敛,继续道:“那五人的身份经查证,出自太尉府,而为首的,自称是林姑姑的老宫女,正是傅四公子的奶妈林妈……”

“林晖,你胡说。”林晖还没有说完,傅征玉已经心虚的大叫起来。

“住口。”太尉大人马上喝道:“林大人,此事非同xiao可,不知你是如何查知这五人的身份。”

“回太尉大人,卑职把人送到太尉府,由太尉夫人亲自指认。”林晖不慌不忙的道。

太尉大人眼睛一闭,由自己的夫人亲自指认,他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儿子怕是要吃些苦头了。

局面瞬间扭转,薄情心中暗笑,让涟漪去送人,目的就是让她暗中把那五人暗中控制起来,直接送到京兆尹。走到这一步,事情的发展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原来以为钓上来的会是风仪元,没想到竟是太尉府,真是天意啊!

见太尉府再无人出言,林晖马上道:“回皇上,据微臣初步了解,此事与傅四公子硬闯左相府,强行搜查玉棋盘一事有关,微臣大胆的推测,傅四公子要是陷害左相大人,如果微臣没有猜错的话,玉棋盘应该就藏在之前送来的礼品中。”

大厅中没有任何声音,但气温却骤然下降,直冷到心头里面。

“搜。”

听到元帝这个字,傅征玉的面色马上雪白。

慕昭月脸上突然一笑,指着大厅的某个角落道:“回皇上,礼品就在哪里,我们还没来及查看,傅四公子便带人闯进来了。”

风云啸的面色一暗,冷冷的扫一眼傅征玉,这个蠢货,东西就摆在眼前,居然没有发现。

傅征玉此时面上出也一愣一愣的,没想到他把左相府翻个遍都没找到的东西,居然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感觉到风云啸阴冷的目光,不由的缩了一下脖子。

很快,一方玉棋盘就从箱堆放着各种药草的箱子中搜出来,被抬到大厅中间。

极品祖母绿翡翠玉棋盘,耀眼的摆在眼前,风云治站在旁边,也淡淡的看一眼,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陌生感。

“皇上,这是假的。”

正当众人不经意的欣赏起玉棋盘时,突然一把娇柔的声音响起,让所有人不由的一震。

------题外话------

看到大家的留言,今天特意更多點字数。

至于男主英雄救美,还要再等一等,嘿嘿!

!

安阳市第六人民医院
佛山市中医院
承德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衡水治疗男科方法
天津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